介绍我们邻国--蒙古国的中医药发展情况

中医药技术研究 no finished
4 949
Dr.小O
Dr.小O 2023-04-21 08:14
蒙医学与中医学同为传统医学,有着相似的历史与深厚的渊源。 蒙古国民众基本情况: 蒙古国地广人稀、气候恶劣、经济发展不均,民众平均受教育程度约 8.8 年,平均寿命为 69.1 岁,其中女性 73.7岁、男性 64.5 岁。据 2017 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导致蒙古国居民死亡的主要疾病是缺血性心脏病、脑卒中、肝癌、新生儿疾病、肝硬化,而下呼吸道感染、肺结核、新生儿疾病的致死率则呈下降趋势。蒙古国人民为了抵御冬季的严寒,大多嗜酒喜肉,所以肝癌、肝硬化、胃癌等消化系统疾病较为常见,病毒性肝炎、脂肪肝和肝硬化的发病率均高于中国和欧美国家。 医疗卫生政策情况:蒙古国的卫生保健覆盖面广、但资源不均衡。其卫生保健主要由国有医疗机构、私营诊所和混合所有制医疗机构构成。卫生部雇用医务人员约 48 173 人,平均每万人拥有 32.4 名医生、37.2 名护士和 24.5 名其他医疗专业人员。1991 年,由于经济体制转化,加上外援国资金帮扶的减少,蒙古国的医保政策由全民覆盖转变为需居民自付部分费用。 蒙古国以外治疗法为主的治疗技术: 外治疗法是蒙医的特色之一,古代蒙古国以游牧为主,战伤、骨伤及急救问题较多,故尤为注重外治疗法。早在旧石器时代就有热敷、冷敷、放血疗法的记载。到了 13 世纪,蒙医的解剖学及外科学进一步发展,针刺、灸疗、罨敷、涂擦和浸浴等特色疗法不断丰富。此间蒙医对骨伤类疾病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其关节脱臼复位、骨折固定整复与现代医学大体相似,特别是悬吊复位法更是世界伤科史上的创举。 中医药在蒙古国的发展: 由于中蒙两国互为近邻,且受历史亲缘性的影响,蒙古国政府及民众均对中医学接受度较高。20 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向蒙古国派遣多批中医医疗团队,同时蒙古国也陆续派医生来中国学习针灸。当时蒙古国的肝病和肺结核患者较多,中医对症治疗不仅疗效显著且医疗成本更低,获得了蒙古国广大民众的认可。1999 年,蒙古国议会颁布了第 46 号令“蒙古传统医药政策”,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和《俄罗斯药典》在蒙古国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2005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和蒙古国健康部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与蒙古国健康部关于传统医药合作协议》,自协议签订之日起,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建立中医蒙医医院和中医蒙医诊所,主要开展中医蒙医临床治疗、培训工作。此外,由于中蒙两国对传统草药的需求,两国间也开展了传统药物的进出口贸易。2016 年,我国中药产品对蒙古国的出口份额占东北亚地区的 0.14%,其中中成药约占出口额的80%(出口数量801 kg、出口价格95.70美元/kg)。 传统医学在蒙古国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传统医学特色鲜明度降低:由于现代疾病谱的转变及高水平蒙医人员的减少,蒙医学也面临着传统治疗手段逐渐消失、传统特色不断削弱的趋势,尽管每年有固定数量的蒙医学生毕业,但仍存在传统医学整体特色淡化、临床诊疗能力下降的问题。而近年来,随着医疗模式由疾病照护(Disease-care)向健康照护(Health-care)转变,中蒙传统医学因其重视治未病、治疗形式多样等再次引起关注,这就更需要突出其自身特色,并与现代医学形成互补,更好地服务民众健康。 传统草药质量与研发途径受限:蒙古国因其独特的文化特点与生活方式,使得便于携带与储存的丸药、散剂等较汤剂更易被民众所接受。草药的品质是疗效的重要保障,但传统草药多取材于野生植物,因环境及土壤的变化与破坏,使得草药的数量与质量均受到影响;同时随着种植药材的增多,其与野生药材的差别及对整体疗效的影响均是需要考虑和解决的问题。 针灸等非药物疗法优势未充分发挥:在蒙古国,超过 1/3 的人口聚集在拥有优质医疗资源的首都乌兰巴托,而农村医疗服务体系则相对落后。2004 年,蒙古国启动为偏远地区的民众提供常用传统医药项目——“家庭传统药箱”,所需费用每家仅约 8 美元/年。目前该项目已涵盖 15 万余人,74%的受访者认为该药箱方便使用且十分有效。与家庭传统药箱相比,在医疗资源短缺的偏远地区,针灸等非药物疗法及传统预防方法因其简、便、廉、验的特点具有广泛的民众基础和优势,但由于地理受限及医疗人员比例失调,针灸等传统疗法面临使用范围不断缩小及人员断层等问题,导致针灸等非药物疗法的优势未能充分发挥。 与我国中医教育相似,蒙古国也开展了系统、全面的蒙医教育,现有 7 所设有传统医学学科的高校和机构,并开设了学士、硕士、博士学位课程。同时也有规模相当、官方认可的蒙医学专业培训计划,成为发展现代蒙医及提高蒙医整体水平的必要条件。但无论是蒙医学、中医学还是西医学,均面临着民众日益提高的健康期许与自身不足之间的矛盾,只有不同医学体系间互相协作,才能更好地为民众健康服务。在掌握现代医学知识的基础上,突出传统医学在疾病防治方面的特色与优势,从而更好地服务于民众。 中蒙两国可在传统医学教育、科研及临床中加大合作力度,通过共建传统医学中心,互派留学生、进修生,鼓励高年资医生通过师带徒的形式传授传统特色疗法等,共同培养高水平的结合医学人才。医务人员应该组织、参加中医学学术会议向海内外同仁们宣传最新的研究动态。 建议加大草药研发与保护力度: 在现代草药的研发方面,中蒙两国同样可以分享经验并开展合作。借助现代数据挖掘方法,整理挖掘中医优势病种的有效药物与方法;利用现代研究方法,开展系统的基础研究,明确药物的作用机理;开展大规模的临床研究,扩大/缩小适应证以确保其安全有效;开发更多不同的剂型,在确保疗效的基础上提高中草药服用的便捷性;加大保护野生蒙药材资源的力度并提高种植技术,栽培高品质原药材,研发更多类似三氧化二砷等“现代中药”。中蒙两国也可共同建设传统中草药加工和销售基地,进而推动相关产业的发展。 促进针灸等非药物疗法的应用:中风、酒精性肝病及腰痛在蒙古国发病率较高,同时,由于蒙古国人口分散,尽管医保覆盖范围较广,但仍需在提高卫生服务质量基础上,改善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的情况。而针灸不仅对蒙古多种高发病疗效确切,且操作简便,因此针灸在蒙古国运用逐渐增多。此外,推拿、太极等多种形式的中医非药物疗法因其作用明确、不良反应小、操作便捷等特点对边远地区的牧民及降低医疗成本均有一定帮助。
reply
  • 2023-04-23 00:38:00
    提高药材种植技术,利于现代医学手段研发更多药材价值提高传统草药疗效、安全性及国际影响力
    0 reply
  • 2023-04-24 18:42:00
    face[思考] 推广针灸要在中蒙合作之下才行
    0 reply
  • 2023-04-25 10:14:00
    开展有针对性的传统医学教育,培养更多高水平的复合型人才
    0 reply
  • 2023-04-25 15:02:00
    医务人员应该善于利用互联网平台,向民众普及治未病的知识
    0 reply
Hot post list